width=
 width=
您的位置:首页 > 文化园地 > 文化分享
文化分享
深秋红叶黄柏坨
添加时间:2018/11/5 14:09:40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425

        黄柏坨位于保定市易县西南边,具体地点在当地七峪乡黑猪沟门,但是人们通常说张公铺村,虽然这个村子靠东边远一些,至少在一公里之外,估计是村子较大的缘故,地图上好找。
        黄柏坨属于狼牙山五坨三十六峰中的五坨之一,在狼牙山的西边,距离虽不是很远,但是路况很差,多年来都不好走。狼牙山因抗战时期五勇士英勇跳崖而闻名中外,一年四季游人众多。黄柏坨地理偏僻,其出名是因为秋天的红叶。
        北方的秋短,红叶观赏时间不长,根据当地的经验,以霜降节气前后最佳。这个时候,天气变冷较快,如不抓紧时间,佳期很快就过去了。再加上另外一个天气原因,北方雾霾可能影响观赏效果及出行,所以,哪怕是年年惦记,能够一睹芳容的机会也不多。
        今年霜降节气来临时,正赶上雾霾,从驴友们发布的其他地点的图片效果来看,不是很好。霜降过后不到一周的时间,天气开始晴朗,只是刮过几次大风,这对红叶影响很大。再往后,红叶估计就没有了,正好周末有一些时间,于是开始了黄柏坨之旅。
        根据春天对于道路的探索,走荣乌高速,坡仓下道,经马拉岭公路,可到张公铺村东部的六平地,后面的路就不远了。于是就走上了这条路,一路顺畅,车也不多,等到了六平地北边的方家铺,也就是河北边的小饭馆,就走不动了,许多大小车辆停在路边,刚到不久的人们还在徘徊。
        一打听,麻烦了,因为从七峪过来的道路修路,为方便大车来往运送沙石,施工方把路给堵住了,不让其他车辆继续西行。来一趟不容易,人们不得不选择步行前往,这也是那么多车停在方家铺的原因。
        说是三公里,因为隔了多年,道路已不熟悉,走起来容易让人着急。人们都是这样,经过不熟悉的道路或遇到不熟悉的事情,会感觉时间很长,但是同样的路程或事情,再往回走或经过时,就会感觉很快。这些事情,对于男同志来说,没有什么,平时不少经历费时、费力的事情,韧性足,耐心好;对于女同志来说,就不行了,本身耐力差,再加上一路过车时狼烟地洞(就我所知,现雄安新区那里方言这么说,我们老家那里说狼烟地灯,同义词还有雄安新区的“爆土扬(rang)场”,我们老家的“灰土扬(rang)街”,相邻地域的词语变化与比较也很有意思,以后再说。不过因为雄安新区地处平原,交通便利,发音较为清晰,容易听清,虽然声调以四声为主;我们老家在山区,儿化音、舌音较多,且语速较快,别人不宜听清,比如灰土扬(rang)街,还会读成hui tu lang jie,且“街”会读做“节”的音。),就是乌烟瘴气的意思,搞得满身灰土,哪个愿意?
        没办法,一路忍耐,终于到了景区跟前。其实,从坡仓还有一条路到达黑猪沟门,也就是黄柏坨,那就是从坡仓西行,经甘河净乡过来,只是春天的探索给人的印象太深了,谁又知道现在修路,人的执拗往往就是这样,不容易改变。到达坡仓的时候,还特意用高德地图导航了一下,路线就是那条路,根本不给导向马拉岭,很多事情都是有原因的,人需要反过来考虑,或多动动脑筋,很多时候就会更符合实际一些。说这些已经没用了,路上我都担心,这个前奏太长,可别没了力气爬山。
        现在的黄柏坨已经于原来的印象大相径庭,这里正在大兴土木,这是搞开发的苗头,虽然今年不收门票,但感觉已经为期不远了。上山的路都是铲过的砂石路,眼瞅着一辆皮卡打着双闪开了上去,这么陡的路,还很长,需要很好的心理素质。路的左侧就是修整过的沟谷,已经铺上了石头。这些都是在一条大峡谷里面,沙土裸露,山风一吹,又是狼烟地灯,不得不背过身来。失去了原来的羊肠小道,感觉更难走了,不得不走走停停,下山的游客有的在倒退着行走,没有台阶,容易掌控,可以让膝盖休息一下。
        如此这般,终于到了山上的土质广场,山顶不远了,山下看到的星星点点红叶,在这里开始变大。继续上山,红叶就在路边,开始了拍照时间。经打听到达山顶之间是一个环路,怎么走都行,于是选择较近的路线,时间不长就上去了。
        这才恢复了原来的记忆,原来到过这里,没有改变,只是那时时间不巧,满山红叶都是绿的。现在不一样了,虽然霜降过去了几天,还刮着西北风,树上仍然保留着不少红叶,特别是背风的地方,红叶还不少。
        虽然以前看过不少次红叶,但都是零零散散的,不成规模,只不过是一些点缀。这里可不一样,山顶上几乎没有别的,都是红叶树,还非常稠密,自然长成这样,很不容易,且山顶较为平坦,不是很陡,红叶错落有致,周边围绕的山顶都是如此,从而形成了黄柏坨红叶的大致轮廓和范围,这就是黄柏坨红叶出名的原因所在。
        你要问红叶有多好看?似乎不好直接回答,很多人在电视上、网络里已经欣赏过全国各地的红叶,具体到某个地方,又能有多少特色?小时候只知道北京香山红叶,电视里拍的是美轮美奂,现在才知道,那时选取了特定的角度,这么多年,人们对那里的感受就是人多。
        交通、信息的发达,人们不必再去香山了,黄柏坨就是人们探索出来的景色之一。对于周边来说,距离不远,自然风光,山不太高,可以当做一次健身休闲,而且到目前为止免费,这就是大众的心理和趋向。
        因此,除去交通不便外,没有什么可挑剔的,游人如织就不奇怪了。作为其中的一员,抱着平常的心态,转一转,很好。
        山上不用说是一路的拍照,山顶视野开阔,远山近景,尽收眼前,当然最后都纳入了镜头里面,变成了图片。肯定是近期人多的缘故,简易的台阶被踏破了门槛,小路浮土降低不了人们的游兴。还是说,来一趟不容易,赶上红叶,赶上好天气,更不容易,很多人在山上流连忘返,总想探索每一条支路,来到每一棵鲜亮的红叶面前。
        山上红叶应是黄栌,叶面接近圆形,个头不大,很坚韧,秋风劲吹,看不到红叶飘零的漫天飞舞,树下的落叶,应是季节的原因。
        明代画家长洲(原2000年前江苏吴县,今苏州市吴中区和相城区)杨补的《仰山石涧》,对于现在的黄柏坨较为适宜,其诗曰:
        秋气满山山未冷,老屋依崖叶覆井。
        一溪石面荡红鲜,残秋尚带桃花影。
        空凉欲堕水光中,渡光循溪西复东。
        瘦蹇惊蹄寒不下,湿花碎溅雪从风。
        寻声幽窈穿林去,欲问秋源杳何处。
        网上多处称为明代杨朴,经查,有宋代诗人杨朴,其传世诗作仅存六首,与明代杨补实属两人,只是二人都有布衣、布衣诗人之称。
        终于还是开始下山,在与上山游人不经意的错身之间,找到了,或者说认出了原来的羊肠小道。人们习惯念旧,如果原来的很多景物看不到、找不到了,人会有很大的失落感。只是路途不长,就又复归峡谷中的来时大道。
        下山后,走了一段距离,遇到了一辆三轮车,正在招揽游客,于是谈妥价钱,一路颠簸,回到了六平地。这里还是老样子,许多车辆停在这里,不少人在等待。饭馆儿简单吃了点儿,随即踏上了回家之路。

        黄柏坨红叶有感
        王向坤
        太行望余秋,
        层峦无尽头。
        青黄山色里,
        红叶自可留。

        黄柏坨红叶,蹉跎数年,这次终于得见,两句经年,今予记之。王向坤

<< 返回
Copyright © 2018 保定金迪地下管线探测工程有限公司 All Rights Reserved     地址:河北省保定市高开区恒滨路128号     邮编:071051
市场电话:0312-3108548  客服电话:0312-3108565     传真:0312-3108565     E-mail:bjstd@vip.sina.com

冀公网安备 13065202000367号